污狐狸的假鸣

老子要入魔![龙信狐白] (一)

#无脑洞产粮#
#可能有点ooc#
#这是大长篇???#
#甜甜甜甜的he#

       作为一只妖怪,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抓个人来吃一吃。
       李白,两天前刚刚化形的小狐狸,三百岁就修炼成人形的资质得到了全族的疼爱,就在所有人(狐)都上赶着送上修仙的材料时,小狐狸肉爪子向天一指,小爪子躲得泥地“啪啪”响。
       “老子要入魔!”
        于是,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李白在树林里上蹿下跳。
        小狐狸之所以这么讨厌成仙,是因为一百年前遇到过的一条白龙。白龙于他有救命之恩,那时候的李白对仙人还是十分憧憬的,正好白龙就是仙人,李白就死缠烂打的要听他成仙的故事,于是白龙义愤填膺的讲述了他的成仙之路。
       小白龙本是深海里的一只蛟,在经历了五百年的修炼之后成了人形。在人间游历渡劫,受过天雷后好容易活了下来,才混到天宫,还时不时有个劫难。
        而这一切都归功于一个闲到蛋疼没事儿就在天书上划拉两笔的玉皇大帝。小白龙说,最可怕的一次是陪着四个和尚去西天取经,一路上被人骑也就算了,一日三餐还特么顿顿都是草!最最最讨厌的是天宫规矩太多,所谓随心而为根本就是扯淡!
        小白龙说着一拳挥出,一座山轰然倒塌,然后就被二郎神君带走了。
       从那时起李白算是怕了天庭了,尤其是在看到父亲未渡过天劫,浑身焦黑死跷跷的样子之后,李白发誓:
       “我不管,这个魔,爷入定了!”
        李白趴在树干上用眼神进行着地毯式搜索,很快他发现了一个白衣男子在树林中穿行。
       好极了!李白几个瞬移到那人身前,带着戾气的爪子往那人脸上拍去。
…………
       李白晃着爪子龇牙咧嘴,手腕却依旧被那人擒的死死的。
       “大胆狐妖,刚一化形便做出如此忤逆之事,随本君回天庭!”
       李白:呵呵
       李白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雾气(仙气)缭绕的宫殿里了,那人倒没把他关起来,只让李白乖乖呆着,便不见了人影。
        李白怎么都不是个坐不住的,你让爷乖乖的,爷要是不捣乱都对不起爷这个名字(小白?这名字很乖啊)
       等白衣男子再回来的时候,宫殿里像被洗劫过一般,所有带点金银气儿的东西都被搬了,就连墙上宝剑剑鞘的金边都被刮得一!干!二!净!
      二郎神:呵呵,老子今儿个损失的你韩信要不给老子按斤按两地还回来,老子楔不死你!

高冷如我

表白我男神

扁鹊会有的但不是现在

色盲如我

喜欢的小宝宝我爱你

本来身上还有红痕,可惜一拍照就没了。。。。唉
手残党请多关照

生日play(约策)

污的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假的
但是真的各种肉啊
真的
骗你你是小狗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55480032299060

倒贴的剑仙大人(甜甜甜)

#脑洞没开的产物#
#大致是甜的……吧#
#什么攻x什么受#

     “公子公子!”药童有些气喘地跑进店里,对着正在打算盘的扁鹊喊到,“那人,那人又来了!”
      “什么!”扁鹊从柜台探着身子往门口望去,果然,那个提着酒壶的痞子吊儿郎当地往这边来了。
       敌军还有五秒到达现场!扁鹊心中警铃大作,转头就往药房跑去,转身的刹那似乎与那人四目相对,扁鹊压抑加快的心跳,躲进了一旁的柜子里。
       半个月前——
       一身是伤的剑仙在这没几户人家的小村庄跌跌撞撞,好容易寻了家医馆,没想到设备还挺齐全。打量够了这家干净的医馆,李白看着替自己包扎的小医生来了兴趣。
       那人头发很长,遮住了大半张脸,还带了个紫色的围巾,把剩下的小半张脸遮的严严实实。李白不高兴了,顽劣的种子一下子生根发芽,他趁着那人给绷带打结的空子将人一把捞在怀里,扯下了围巾,头发因为惯性被吹起,露出了那双波光潋滟的眼睛。
       这一看不要紧,我们风流倜傥的剑仙大人立刻被小医师的容貌给迷住了。
       “手滑,嘿嘿…”李白将人扶起自以为帅气的撩了一下头发,殊不知被包的像个木乃伊的他,此刻滑稽不已。
       自此,李白每天都往这间乡下的小医馆里跑,京城最有名的花楼?滚开!前几日新开的酒肆?不去!京城里的人都道这剑仙敛了性子,改邪归正了?
      任由京城里传的风风雨雨,我们的李白(不,扁鹊的,请放下你手里的风油精)雷打不动地每日一来,每次一天。
       李白发现,这小医生越看越好看,越好看越喜欢,这可苦坏了扁鹊,多年流连花丛的李白说起情话撩起人来可是他称第二没人敢说第一,扁鹊又是羞又是恼,只是这剑仙跟狗皮膏药似的怎么甩也甩不掉,由着他在这里胡闹也就罢了,可昨日,他…居然亲了自己!
       躲在柜子里的扁鹊想起那绵长的吻不禁红了脸,却又很快皱起眉头。
      该死的李白,居然趁自己睡觉剪了自己的头发!扁鹊摸着自己刚过眉的刘海狠狠地踢了脚柜子。
       “越人?”那人懒散的声音传来,扁鹊立刻不敢动了。
       “小医生,越人?”声音接近柜子,扁鹊大气也不敢出。
       “宝贝儿?”那人在药房里转悠,脚步声十分清晰,“小乖乖,美人儿?”
       扁鹊听他越叫越离谱,脸涨得通红,却又不敢出声。
       好久没了声响,扁鹊松了口气,只道是人已经走了,推开柜门,却被揽进一个宽阔的胸膛,唇上温热的触感让扁鹊大脑充血。
      “唔—”扁鹊想要推开那人,李白挑眉,堂堂剑仙你想推开就能推开,岂不是太没面子?这般想着,搂着扁鹊腰的手又使了些力气。
       待吻够了才松开手,李白色情地舔了舔唇,挑起扁鹊的下巴,对方面色潮红,微微喘着气,李白又凑过去,吓得那人连连摆手,话都说不清楚了。
       “别别别,我…我…”扁鹊看李白越发靠近自己,干脆捂上了嘴巴,却不料那人一口含住了自己的耳朵,顺着脖颈往下舔,甚至吸吮!
        扁鹊顿感一阵酥麻,双腿有些发颤,
        “啊…你干什么…放开…呜~”扁鹊靠在柜子上站立不稳,李白轻笑一声,一只腿挤进扁鹊双腿之间,扁鹊滑坐在他的腿上。
       “砰”李白的双手重重地排在了柜门上,一个标准的壁咚姿势。
       “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突如其来的告白让扁鹊愣住了。
       “花楼我也不去了,酒我也不怎么喝了!”李白突然间红了眼眶,“今儿个本想着老子好歹是个剑仙,倒贴似的追着你面子都掉光了,就去了花楼。”
       “你!”扁鹊不知怎的,心里一阵吃味。
       “可是老子抱着别人满脑子都是你!”李白把人拥进怀里,“酒都没味儿了…”
       “我恨不得他妈的直接飞到你身边!”一向风度的李白连连爆粗口。
       “我爱你,倒贴也无所谓,就是爱你,我不管!”最后竟是有些无赖似的撒娇。
      “你说的…”扁鹊轻轻揽上李白的腰。
      “啊?”
      “再也不去花楼,不喝酒了…”扁鹊红了脸。
————————————————————
      “李太白!”扁鹊笑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子了,可眼中却是寒光泛起,“又喝酒了是吧?呵呵……”
       “宝贝儿你听我说!”李白忙扔掉那空空如也的酒坛子,看着越发靠近的扁鹊慌了神,“别别别,放下你手里的风油精咋们有话好好说…啊!”

嗯……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这真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这真的很悲伤#

    #你一定要相信我#

“子休,再不离开,你命不久矣。”晨间蔡文姬的话仍在耳边回荡,庄周摇摇头苦笑一声,继续烧菜。
       外面传来推门的声音,庄周知是那人回来了,欣喜之际胸口处却猛的疼痛起来。
       “咳咳咳……”庄周忙取出帕子捂嘴,待看清帕子上的血迹后,毫不犹豫地将它扔进火里。
       “怎么了?”秦缓一进门便听到厨房一阵咳嗽声,几步并作一步过去,那人正在灶前盛饭。
       “无碍,被烟呛到了而已。”庄周摆好碗筷,坐到秦缓对面。
       “你脸色这般不好,饭后给你瞧瞧吧。”秦缓拿起碗筷扒拉着米饭。
       “不必了!”又觉得自己太过急切,庄周放轻了声音,“早些时候蔡文姬来过了,顺便叫她瞧了瞧,开了几味药,并无大碍。”
       “哦。”秦缓放下碗筷,“我吃好了。”站起身来欲走。
      “越人!”庄周急忙站起来,不料动作太猛,又咳嗽起来。
      “咳咳……”秦缓忙过去扶他,却瞥见那手心里的一抹红色,秦缓一把抓住他急于掩盖的手。
       “怎么回事?!”秦缓的眉拧在一起,搭上了庄周的手腕,庄周挣扎着要抽出手,却被他紧紧按住。
       “子休……”秦缓猛的松手,目光纠结地看向庄周,那人脸色苍白,仿佛随时会消散一般。
      “唉…”庄周站起身来,秦缓皱眉,不知何时,这个人竟这般消瘦了。
      “悲不得,喜不得,动情不得,这病……无药可医啊……”
       庄周回过头,看着那一抹金色勾起唇:“越人,我快死了。”
       “不会的!”秦缓将那人揽进怀里,“不会的。”刚那一刹那,阳光落在他的脸上,他柔弱的不真实,秦缓的心里,似乎失去了什么。
       “你说过,我们永远不会分开。”庄周靠在秦缓的肩上,下一秒,一口血直接喷出,染红了那一身青衣。
       “子休!”秦缓急忙掏出药来喂他吃下。
       “越人,”庄周抚上他的脸,眼中雾气蒙蒙,笑的牵强,“你就在我身边,教我如何不喜,如何不悲,教我如何不动情?”
       秦缓握住他的手,有液体从脸颊划下。
       庄周突然坐起,吻上秦缓的唇,伸手蒙住他惊愕的眼睛,声音虚弱而坚定:“要我,越人。”
      红帐春宵足缠绵。
      庄周终是跟着蔡文姬走了。
      多年后,人人传颂,在遥远的海市蜃楼,有一位圣人,不喜不悲,无情无欲,知天下事,教化天下人。
     多年后,人人忌惮,在凡尘中,有一位医者,医术天下无双,救人无数亦杀人成魔。
       我一直在等一个人,不论千年万年,海枯石烂,我相信,终有一天,他会找到我。
       我一直在寻一个人,不论天涯海角,轮回转世,我相信,终有一日,我会再见到他。————————————————————
“主子,外面有一个人,自称扁鹊,不过……他说若是主子听到越人二字,定会见他。”

好消息,特大好消息

明天或者后天我就更文,把约策生日play完结了

开心吗
惊喜吗

附赠QQ:2258183337

停更一段时间对不起了

宝宝今年高三,你们懂得

我不会停更太长时间

真的特别对不起

最近学习压力特别大

我发誓真的不会很长时间

对不起T_T

生日play(约策)

别想了就是污,就是特别污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50426369931800

这次真的长所以再发一半。

下集预告:屋子里有什么惊喜呢?生日嘛,蛋糕,蜡烛,红酒,小皮鞭,按摩棒…(等等,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啦哈哈哈